王小娟,小娟小说《我在工厂里的逆乱青春》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工厂里的逆乱青春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一只可爱熊

简介:本书将自已的真实经历,混合着时代背景慢慢推进,讲述了我的粉色发家史,以及,与各种女人的爱恨纠葛。懂的都懂,大家放心往下看,本书无论成绩如何,我一定会持续写下去,但还是朋友们活跃一点。

角色:王小娟,小娟

我在工厂里的逆乱青春

《我在工厂里的逆乱青春》免费阅读

我叫张宏发,初中没毕业就去工厂里干流水线了。

前面几个厂就不用说了,里面是狼多肉少。

我进的第五个厂,让我找到了目标。

那是一家制造电路板的厂,我负责用王水清洗电路板的焊接面。

坐我旁边的是一位甘肃的小妹妹,十六岁,比我还小两岁。

那个年代黑厂横行,未成年进厂那是家常便饭。

小妹妹叫王小娟,她负责看板,也就是FQC,专门查看电路板焊接面,有没有连锡,虚焊,假焊。

“小妹妹,不懂的就来问我。”

我假装很懂行的样子,其实我比她还菜,但年轻人就这样,喜欢在漂亮妹妹面前显摆自己。

推动社会进步的最后都是女人。

现在想来,这话还真没错。

或许,就是从那时起,奠定了我的发财之路。

王小娟天真的把电路板拿给了我,让我看看电路板上有没有问题。

我拿起来看了一圈。

“没问题,往下放。”

我将电路板刷洗一次后,直接扔到了流水线上。

而我的下面那道工序,就是通电检测。

那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大姐,个子特别的高,脾气火爆。

“小娟,下夜班后,我请你吃宵夜好不好?”我操着一口浓浓乡土气息的普通话问她。

王小娟毕竟还小,她红着脸不说话,但我感觉的出来,她脸红了,应该是很愿意的样子。

但这样一来,我对面的妹子就不开心了。

她叫陈丽,和我一样大,经常对我爱的暗示,但我却视而不见。

“哟哟哟,张宏发,你想老牛吃嫩草啊?人家小妹妹才十六岁呢。”

陈丽忍不住臊我,想让我改变追求目标,就算不能改变,她也要把这件事搅黄。

我没有理她,继续问王小娟:“小娟,晚上吃宵夜吗?七块钱的麻辣烫。”

听厂里的老前辈说过,追女孩就要死皮赖脸,我大概学了个三成。

王小娟还是不说话,但我看到,她下面的那条腿抖了起来。

这就像发情的小母牛碰到强壮公牛时,尾巴不停的摆动一样。

我猜出来了,她应该也是有点喜欢我的,只不过女孩矜持,不肯轻易答应。

“你不要和我说话,我这里都堆货啦。”

王小娟忍不住娇哼一声,看起来好可爱。

正义的我不能不管了,于是,我拿起了她旁边的货,帮她检查起来。

“没事嘛,都蛮好的,没有连锡。”

于是,我把电路板帮她放了下去。

反正我也不会看,拿起板就朝下面放,很快就帮她把货清空了。

这让我有了一种成就感,我能利用我的知识,帮喜欢的人解决麻烦。

果然,王小娟的货清空后,总算有时间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小娟,你到底要不要和我去吃麻辣烫嘛,很好吃的。”

我继续腆着脸问。

“不,我不喜欢吃麻辣烫,我喜欢吃炒米粉,你请我吗?”王小娟终于松口了。

一瞬间,我的目光凝固了,傻傻的愣在那里。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成功约到女孩,还是这么可爱的小女孩。

“喂!你不请我吗?”王小娟看我不说话,感觉很没面子。

“这个,我比你大两岁呢,更何况,你是个女孩,我是个男的,男女大半夜出去吃饭,我怕别人说闲话啊,我倒不怕,就怕损了你的名誉。”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又矜持了起来。

王小娟不说话了,一张小脸黑了起来,低头认真的检查电路板。

“我帮你吧。”

我感觉伤了她的自尊,想弥补。

“不要你帮。”

王小娟大声说着,眼泪都好像要掉下来了。

这也不奇怪,由于我长的比较帅,她肯定是对我有了感情,因为我进厂第一天,就被那个人事部大妈骚扰了,她还叫我靓仔。

“砰!”

右边传来爆炸声。

那个功能QC吓的后退了好几步,惊恐的看着测试架。

一个电路板爆炸了。

线长和修理赶紧跑了过来。

修理先把电源关了,这才把那黑黑的电路板拿起。

“是谁看的焊锡面?电容正负极都连锡了还敢流下来?”

修理工忍不住骂了一句。

因为修理是一条线上唯一有技术的,非常的凶,线长都要看他脸色行事。

我第一次看到,原本安安静静的修理工可以这么吊。

那一刻,我定下了小目标,先成为修理工。

“王小娟,你怎么看的板?差点炸伤我了!”

那个功能QC开始找事了。

王小娟不敢说话,瞪大着眼睛,眼眶里好像有泪水要溢出来。

“不要骂她,我也帮她看了,肯定是我的错。”

我头脑一热的站了起来。

当时古惑仔文化横行,我辈吊丝虽然要啥没啥,但一个义字,却贯穿了我的一生。

线长赶紧过来把我吊了一顿。

我老实的坐了下来,看着旁边的王小娟。

她的货越堆越多,我却不敢再帮忙了。

这个时候,修理又走到了我面前来。

我还以为他要吊我,结果,他反而拍了拍我的肩膀,很用心的教我一些电子知识。

我也不知道哪一点打动他了。

“看到没,这是电容,这是电阻,这是变压器,这个是二极管,三极管。”

听着修理的话,我一脸懵逼。

修理似乎也看出来,我是个菜鸟,于是直接说了:“每个元件的脚,是不能连在一起的,特别是比较大的元件,元件大,代表电压高,电流强,这种元件一旦连锡,就会爆炸。”

我总算听出了一些门道,并且还把他喊了大哥。

修理工很欣慰的看着我,又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叫宋月生,是我的第一个师傅,也是我一生的挚友。

他比我大三岁,手臂上还有一个忍字的刺青,看起来以前是混过社会的。

有了知识的我,又开始帮王小娟清货了,但也不敢全部清,而是帮她看电路板上的大元件,精细部分还是要靠她自己看,但多少尽了一点绵薄之力。

王小娟对我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她经常来揪我手臂上的肉,要么就是用那个油性笔在我鼻子上点个黑点。

这属于成年人之间的打闹,我当然明白过来,她喜欢上我了,今天晚上有戏。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可爱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zxyqj.com/87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