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鹏,骆康小说《仙道之人族崛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仙道之人族崛起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狂奔的驽马

简介:【洪荒+天才+无敌+腹黑+扮猪吃老虎】这是一个新生的洪荒世界,妖族得天独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人族挣扎求生,沦为妖族的附庸甚至食物。原本被称为天才少族长的骆鹏,被妖族一箭破了气海丹田,虽然侥幸捡回一条命,却沦为废人。机缘巧合之下,骆鹏幸运的获得了世界之心,不仅修复了气海丹田,更拥有了独一无二的阴阳气海,从此骆鹏开始武者修者两脉同修,开启了强者之路,看骆鹏如何成为无敌强者,带领人族一路崛起!

角色:骆鹏,骆康

仙道之人族崛起

《仙道之人族崛起》免费阅读

“水……水”仍在昏迷中的骆鹏呢喃的说道,木床边上一个趴着睡着的中年妇人,闻声猛的惊醒!

“鹏儿!鹏儿你醒了吗?”

看着仍然闭着双眼的骆鹏,妇人眼中满是担心,随后拿起旁边的水壶,倒了一杯水,用嘴唇试了试,水还是温的。用手扶起骆鹏,轻轻的,慢慢的给骆鹏喂了一杯水。

放下骆鹏后,妇人用手试了试骆鹏额头的温度,发现没有发烫,心里略微安稳了一些,用手轻轻的摸着骆鹏的头,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随后轻声抽泣着。

妇人没有发现,这时骆鹏的双手在兽皮制成的被子下面紧紧成了拳头。可能怕抽泣声打扰了骆鹏的休息,妇人捂着嘴,走出了房间。

等到妇人走出房间后,骆鹏睁开了双眼,眼神空洞的看着房顶,我是个废物了……

骆鹏所在的部落叫做石山部落,地处界域山脉边缘的大周山附近,归属于此地一个以狼族为首的领主级存在管辖。前几日,二领主的儿子狼霸带着一帮随从打算进界域山脉边缘狩猎玩耍。

路过石山部落的时候,便指定要了骆鹏和其他一些人来做向导。加入随行的队伍后,骆鹏才发现队伍里有着不少的人族。狩猎哪里需要这么多向导?骆鹏觉得这很反常,心里多了一份戒备。

随后众人进入界域山脉边缘,狼霸便让所有的人族前往前方寻找兽族,可没等骆鹏发现兽族,四处反而传来人族惨叫的声音。随后骆鹏便发现狼霸等妖族手持弓箭,正猖狂大笑着一一射杀着人族,而骆鹏虽然没有惨死当场,但是却被射破了气海丹田,成了一个废人,被正好狩猎归来的狩猎队给救了回来。

“哟,这不是我们的天才少族长嘛,在家躺了几天终于舍得出来晒晒太阳了啊”

在床上躺了几天的骆鹏,终于可以站起来走动,当骆鹏走出家门,正好遇到了平日里的对头——骆康。这骆康的父亲当初与骆鹏的父亲争夺族长之位失败,成了狩猎队队长,两家人从此开始不对付,平常见面没少互相打嘴仗。

“给你个机会,重新打招呼”骆鹏可不是忍气吞声的性格,转头对着骆康说道。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天才少年?你的气海丹田都破了,以后你就是个废人!”换做以前骆康当然不敢和骆鹏正面冲突,他可打不过骆鹏,不过现在嘛,一个废人而已。

骆鹏缓缓走了过去,骆康看着走来的骆鹏,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反应过来后又立马向前走了一步。“怎么?又想教育教育我?”

“你再哔哔一句?”骆鹏淡淡的看着骆康道。

“我哔哔你大爷!”说话间,骆康一拳向着骆鹏的脸打了过去,骆鹏嘲笑的看着挥拳打来的骆康,后撤一步轻松的躲开,旋即一脚便踢到了骆康的裆部。

“嗷……”骆康捂着裆部,低头跪坐在地上,痛的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你实力低我能理解,但是你实力低还没脑子我觉得你就有点对不起你父母了。我哪怕是个气海丹田被破的废人,也不是你这个才到固本期初期的垃圾可以挑衅的。”

“以后见到我少哔哔,哔哔,我就……削你!”说完,骆鹏头也不回的朝着部落中央的广场走去。

骆康伸出手指了指骆鹏,想放个狠话,但是想想骆鹏过往的斑斑劣迹,还是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好马不吃回头草,好女不侍二夫,好……呸,这都啥啊,还是等自己突破到固本期中期再找回场子吧!

广场中央一群少年正跟着一个方脸的大汉练拳,骆鹏自然的走了过去,站在了最后方,前面几人察觉到,转头看了看,发现是骆鹏,都漏出了诧异的脸色。

骆鹏明白,这些人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不应该还痴心妄想走上修炼的道路,所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好了,都先休息一会,一刻钟后回来继续练习!”几套拳打完,前方教导的壮汉朗声说道。说完看了看最末尾的骆鹏,张了张嘴巴,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的走开了。

“鹏哥,你身体恢复了啊!没事的,我相信等大伯回来一定会有办法治疗的!”前方一个壮硕的小子,跑了过来,担心的安慰着骆鹏。

“恩,谢谢你小鸟。”骆鹏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小子叫骆鹰,是骆鹏二叔骆峰的儿子,也算是天赋卓越,是目前石山部落,少年一代仅有的突破到了固本期中期的少年之一。

骆鹏错开骆鹰,朝着前方走去,那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淡眉如秋水,玉肌伴秋风。

“小眉,你等等我”见到骆鹏走来,少女愣了愣神,假装没有看到骆鹏,朝着另一个正向外走着的少女道。

这少女以前与骆鹏出双入对,宛如金童玉女一般,部落所有人都觉得这二人郎才女貌就应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当然骆康这个家伙除外。

骆鹏见状却并未叫她,握紧了双手,咬了咬牙。是了,自己受伤这几天,她一次都没有来看望过自己,原来自己喜欢的人尽然是这样一个人,回想自己以前为她做的事情,真是可笑、可叹、可悲……

“鹏哥,骆玉可能没有看到你,我去叫她!”身后的骆鹰见状,走了上来。

“不用!”骆鹏拉住了骆鹏的手,制止了正欲追上去的骆鹏。

摇头惨笑一下,向着家里走去。朝阳照着着骆鹏,骆鹰却觉得此刻的骆鹏暮气沉沉,骆鹰回过头,看了一眼快要消失的骆玉,“贱人!”

骆鹏刚走到家门口,便听见母亲罗菲雨正在屋内剧烈的咳嗽。骆鹏闻声,快步上前,推开房门,跑了进去。

“母亲!母亲!你这是又发病了?”骆鹏跑进屋内,看到正咳嗽的厉害的母亲,上前轻轻的拍着母亲的后背,仿佛这样便能让母亲轻松一些。

“母亲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去熬药!”说着骆鹏就转身,准备去找药草。

“鹏儿,不……咳咳……不用,我没事……咳咳,一会就好了,咳咳咳!”罗菲雨伸手阻拦道。

骆鹏见母亲咳嗽不停,头也不回的走向了厨房,来到药篓旁,发现药篓空空,哪还有什么药草。“母亲定然是知道的,只是担心我,所以才……”

“母亲,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骆鹏快步跑了出去。

“子安爷爷,请问还有贝灵草吗?”骆鹏跑进了一处满是药味的院子,对着院子内一个正晒着药草,须发皆白的老头问道,这是部落负责制药看病的族老骆子安。

“是骆鹏呀,贝灵草……贝灵草前几日被……”骆子安看到骆鹏,有些为难的说着。

“哎呀,真不好意思,前几日我咳嗽的厉害,找子安爷爷把剩下的贝灵草都拿走了,话说贝灵草不亏是专治咳嗽的灵草啊,把所有药草一股脑熬完药,我这咳嗽啊,一下子就好了!”院外骆康幸灾乐祸的走了进来。

“你!你很好!”骆鹏哪里不清楚,骆康的那些小手段,但是母亲咳嗽的厉害,现在不是收拾他的时候,赶紧找到药草,更重要。说完话,骆鹏快步跑回家去。

                           

原创文章,作者:狂奔的驽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zxyqj.com/87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