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拾贰《极夜追猎者》小说最新章节,秦天鸣,杨玉玲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极夜追猎者

小说:科幻

作者:秦拾贰

简介:末世之中,一座座防城变成了人类赖以生存的铁壁,当极夜降临,末日里的追猎者,是行走在禁区中的最强战士……作者碎语:本书前期为了建立世界框架,会稍微慢热一点,故事总要一页页翻开。

角色:秦天鸣,杨玉玲

极夜追猎者

《极夜追猎者》第1章 松林雪域免费阅读

星盟纪元18年。

星盟联邦—01区—松林雪域。

初冬时节,寒风凛冽,星盟联邦01区的北方荒野上,迎来了入冬以后的第三场大雪。

漫天飘零的飞雪中,一行由数十辆白色雪地装甲车所组成的车队,正顶着冰冷刺骨的疾风,缓慢前行。

自高空俯览而下,这支归属于“擎天安保”公司的车队,阵型犹如一条长蛇。

在车队居中的位置,一辆明显经过特殊装配的装甲车里,驾驶位正坐着一名年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小伙子此时正全神贯注地驾驶着车辆,以求让装甲车,行驶在前车所碾压出的车辙痕迹之上。

装甲车厢内,副驾驶位置坐着的,则是一名年龄三十左右岁的英俊男子。

男子此刻正在不断地切换着自己面前的全息投影画面,原本安静的车厢中,仪表盘上的对讲设备,突然发出了一阵微弱的电流声。

下一刻,对讲机中响起了一道粗犷的男声:“老大,再有五公里就要进入污染区了,咱们确定不换条路走吗?”

装甲车内,坐在副驾位置的男子,听到来自头车领队的询问,随手调出卫星地图,并将地图上银装素裹中的一片黑色区域,逐渐放大。

在经过一番仔细确认后,男子按动对讲机回道:“卫星监控上显示这片污染区的不死树都还处在成长期,我们不必绕路,抓紧时间穿越过去。”

男子将命令下达后,对讲机中响起了头车的回应“好的,老大。”

车厢中,车载对讲机重新恢复了安静,后排位置则是传来了一道悦耳的女声:“天鸣,没必要这么急的,虽然前面那片污染区还未成形,但风险总是有的,长生的问题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坐在副驾的男子闻言,转头看向后排,他的眼中满是疼惜之色,向怀中抱着一名熟睡男孩的清丽女子,说道:“我知道长生的问题不急于这一时,可你的身体状态却每况愈下,你就真觉得瞒得住我吗?”

女子神情微微一愣,未曾想自己隐藏多时的秘密,竟是已经被丈夫识破,旋即轻叹道:“知道瞒不住你多久,只是没想到会恶化得这么快。我们其实可以绕路走的,真的没必要冒着风险横穿污染区。”

看着强装淡然的妻子,被其称作天鸣的男子,故作轻松地爽朗一笑,道:“玉玲,如果我们不穿过污染区,绕路至少要多走上三天的时间。长生身上的隐疾可以等,可我担心你身体衰竭的问题,再继续恶化下去会……”

说到此处,男子便不敢再言语下去,似乎是怕被自己说中什么一般。

随后,男子自我宽慰般地轻声说道:“放心,族中的老医师一定会有办法治好你们的。”

女子低头看着怀中的儿子,并未再说什么,而是抬手抚摸着小长生的脸蛋儿,明媚地展颜一笑。

仿佛这一刻,她怀中的小男孩,便是她情绪的解药一般。

副驾位的男子,看着脸上挂起笑意的妻子,嘴角不由得跟着泛起了一道弧度,扭身探手摸了摸妻子怀中男孩的额头,又抚了抚妻子的脸颊,才又转回身去坐正。

只是在他转回身的一刹那,脸上的笑容却已不再,取而代之的,则是紧紧锁住的眉头和布满担忧的神色。

车厢中副驾位置的男子,名叫秦天鸣,乃是擎天安保公司的当代继承人,后排所坐的女子,则是他的妻子张玉玲。

模样看起来端庄秀丽的张玉玲,实则是一名地地道道的科研怪才。

在整个星盟联邦01区内,张玉玲可称得上是最顶尖的起源学人才之一。

两人此番所要前往的目的地,正是秦天鸣家的祖地,也是位于松林雪域深处的古武秦家族地—松林谷。

秦天鸣已经多年不曾进入自家祖地,这次若不是为了治疗独子秦长生身上的隐疾,以及张玉玲气血衰竭的异症,恐怕也不会千里迢迢走这一遭。

不远处的那一片污染区黑森林,在许多年前曾是一片茂密松林,也是进入祖地葫芦口的必经之路。

说来,秦家祖地地形十分奇特,若是高空俯览,便可看作是一个放倒在地的大葫芦。

葫芦的外延轮廓均是由高山峻岭,连绵相合。

山岭不仅陡峭异常,且其上终年积雪不化,天气更是多变难测,寻常人士根本无力翻越。

秦家祖地被群山包裹在内,所在位置乃是葫芦两节圆肚中的第二节,也是被秦家人称为内谷的所在。

想要进入秦家内谷,首先便要经过两道窄口,也就是葫芦嘴与葫芦腰这两块区域。

如今,车队所要前往的,正是葫芦嘴的位置。

大灾变后,随着不死树的全面入侵,秦家祖地外围也难逃幸免。

通往秦家祖地这唯一平坦的一条,能够直达葫芦嘴的道路,已经被数十公里的不死树所组成的黑森林,完全封堵。

当下想要进入秦家祖地外谷口的葫芦嘴,虽然除了这条路外仍有另一条路可走,但那条路却是需要沿着葫芦口延伸出的一侧山壁而行。

不提山壁上狭窄难行且车辆不通,仅是这雪季的该死天气,弃车一事对于体弱的杨玉玲与年幼的秦长生,简直无异于自杀。

杨玉玲从未进过秦家祖地,也并不清楚另一条路的艰险,但他秦天鸣又怎会不知呢。

这也是他秦天鸣不得不冒险选择,穿越污染区的根本原因所在。

……

风雪中,车队前行不久,头车便已经抵达污染区边界。

头车内的驾驶员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片刻后,才沿着巨树之间的缝隙,率先驶入林内。

葫芦口外,这一片延绵数十公里的黑色森林中,每一棵遮天蔽日的粗壮巨树,都生长得与其他地域的寻常树木不同。

这是一片尚在成长期的不死树,除了从上到下漆黑一片的颜色特别惹眼之外,并不具备主动攻击人类的能力。

当车队陆续驶进黑森林中,原本在天地间肆虐的风雪,便被彻底隔绝在了众人的身后,林中与林外仿若两个世界。

入林后,众人所驾驶的雪地装甲车周围,景色已然大不相同。

所过之处,地面再无半点积雪,也无任何其它草木生长。车辆四周尽是遍布着,一棵棵高达数十米的黑色巨树。

巨树低处最粗壮的土层接壤部分,足够数十人合围。而几十米外的高空,黑色巨树粗大的枝丫上,则是长满了人头大小的黑色叶片。

林内由于这些茂密生长的黑色叶片遮挡,光线开始变得十分昏暗。

一辆辆装甲车在进入后,都不约而同地开启了探照灯。

随着车辆在树林中缓缓行进,一股压抑的氛围,也在每辆车厢中逐渐升起。

当车队在林中行驶了十几分钟后,杨玉玲黛眉轻蹙地说道:“天鸣,我忽然没来由地感觉一阵心慌”

秦天鸣在进入林中后,同样心中也泛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但此刻他还是转头微笑着,对后排的杨玉玲宽慰道:“别担心,这片污染区的范围并不大,用不了多久我们便可以穿越过去。若是真有意外发生,小庄会第一时间护送你们娘俩撤出去。”

虽然得到了秦天鸣的安抚,但杨玉玲心中的不祥预感却未曾减弱半分,反而变得越来越浓郁。

就在杨玉玲想要再度开口之际,忽然一声巨响从远处传来。

两人所在装甲车内仪表台上的对讲中,同时响起了焦急的吼声:“老大,我们被算计了!他妈的!有人把一辆罐车扔在了污染区里,刚刚的爆炸声就是罐车被定时引爆了!”

一辆罐车?装燃料的罐车?

初闻汇报后秦天鸣愣了一下,紧接着他便想到了一种可怕的暗算方法。

秦天鸣急忙按动对讲机,语速飞快地命令道:“不要下车!确认前方不死树是否开始生长!”

数秒后,对讲中再次传来头车的通报:“老大快退!不死树在进入成熟期!”

就在头车传来撤退警告的同时,远处那一棵棵黑色的巨大树身,也在以惊人的速度向外扩张生长。

秦天鸣毫不犹豫地按动对讲机,这一次却是全频道通话:“后队变前队,迅速撤离污染区!快!”

虽然秦天鸣在第一时间下达了后撤命令,但车队的调转速度,却明显比不过四周不死树的生长速度。

原本需要数十人合围的巨大树身,在眨眼之间愈加粗壮起来,仅仅数十秒,周围的巨树枝丫上便开始垂下一条条黑色的粗壮藤蔓。

藤蔓仿佛拥有嗅觉一般,一根根精准地捆向地面刚刚调转方向的装甲车。

随着一辆辆装甲车被凌空卷起,车内的人员全部开始弃车而逃。

近百名黑衣黑裤,胸口绣着“擎天安保”字样的劲装人员,在弃车后的第一时间,便灵活闪躲着避让开藤蔓的缠绕。

携妻子出行的秦天鸣此时也跳出车来,向着周围大声喊道:“所有人聚在一处,我们一起冲出去!”

话落,近百名随行人员,开始向着他所在的位置汇聚。

“小庄,护住玉玲和长生,我来开路!”秦天鸣对着刚刚跳出车外的驾驶员吼道。

驾驶员小庄探手拍飞一条激射而来的黑色藤蔓后,立即回身打开装甲车后门,掩护着车内后排所坐的杨玉玲下车。

刚刚一直在杨玉玲怀中熟睡的男孩,已经被周围的响动惊醒,此时正瞪着黑白分明的清澈双目,好奇地观望着四周漫天飞舞的黑色藤蔓,奶声奶气地喊着:“妈妈看,它们在跳舞。”

杨玉玲双手紧紧抱着怀中的男孩,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和语调,声音轻柔地哄道:“长生,妈妈带你一起跑步好不好?你不要乱动,知道吗?”

小男孩依旧在好奇地,瞪大了眼睛观望着四周,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好的呀,妈妈。”

这些漫天飞舞的黑色藤蔓,对于其他人来说犹如群魔乱舞。

但此刻在小男孩的眼中,却是格外有趣。

不等杨玉玲继续哄骗男孩,小庄便语带焦急地催促道:“嫂子快走,跟上老大!”

只见此时小庄一边击打周围冲过防线,试图想要攻击过来的黑色藤蔓,一边将杨玉玲死死护在身后。

秦天鸣此刻则是身如鬼魅般地穿梭在三人周围,拳脚更是不断击打在,一条条激射而来的黑色藤蔓之上。

不死树由生长期进入成熟期的速度太快,快到众人的奔跑速度,竟然与对方蔓延开来的速度不相上下。

车队中原本近百人的队伍,在短短几分钟的奔逃中,竟然已经有近半数人员被黑色藤蔓擒住。

距离他们完全撤出污染区内,不死树的生长区域,却仍有数公里之远。

怀抱亲子的杨玉玲眼看身边护卫人员越来越少,而自己此刻已经跑得双腿直打颤,再看逃出污染区的路,却是仍旧不见尽头。

此时,就连护持在她身前的小庄身上,也都多了数条因挣脱藤蔓捆缚,而留下的血淋淋伤口。

杨玉玲万分不舍地看了一眼,自己怀中神情已经变作惊恐,双眼含着泪水,撇着小嘴强忍哭意的儿子,柔声安抚道:“小长生乖,一会让爸爸抱着你好吗,爸爸会带着你先回老家等妈妈的。”

小男孩仰头看了看面色苍白,额间满是汗水的妈妈,心中似有预感一般地撇嘴摇头道:“不要,长生要和妈妈在一起。”

杨玉玲看着怀中儿子那委屈的模样,顿时心如刀绞,但她知道,此刻自己不能再有半分犹豫。

若是她不立刻做出决断,恐怕今天不仅是自己会命丧于此,就连这刚满三岁的儿子,也要一同葬送在这片污染区里。

杨玉玲将心一横,朝着秦天鸣的背影,大声喊道:“天鸣,护好长生!”

听得妻子喊声的秦天鸣,转头回望,顿时大惊失色!

他眼见杨玉玲已经将怀中儿子放在地上,自己则是迎向一条凌空卷来的黑色藤蔓!

小庄听到身后声响也顿觉不妙,转头间,只见自己身后所护持的杨玉玲,竟然扔下孩子向着黑色藤蔓自投罗网。

距离杨玉玲最近的小庄,此时心急如焚,急忙便要转身相救。可奈何身前两条黑色藤蔓,正从左右两侧一同席卷而来。

霎时间,周围能腾出手相救之人,竟然没有一个!

数米外的秦天鸣眼见妻子即将被藤蔓卷走,更是目眦欲裂,疯狂击打周身藤蔓的同时,狂吼着:“玉玲,不要做傻事!”

可无论他如何不甘,但此时此刻却已经为时已晚。

杨玉玲在下一刻,便被一条黑色藤蔓缠住腰身,向着高空数十米外的巨树枝丫而去。

已经被悬在半空中的杨玉玲,转头含泪看向秦天鸣,用尽全身力气大喊道:“天鸣,带长生走!不要让我拖累你!快带长生走!”

当杨玉玲喊出这最后一句话后,整个人便彻底消失在了巨树的枝丫间。

一颗由黑色藤蔓所缠绕成的黑色巨茧,则是静静的悬挂在了她消失的地方。

                           

原创文章,作者:秦拾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zxyqj.com/84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