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茶青欢《虐!厉总节哀:夫人她坠海身亡了》小说最新章节,唐初瑶,厉瑾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虐!厉总节哀:夫人她坠海身亡了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白茶青欢

简介:【虐身虐心+双洁+萌宝+追妻火葬场】唐初瑶三年无光的牢狱生活终于盼到明月星辰,她以为自己自由了。然而当磅礴的大雨,她苦苦在厉瑾熠面前磕得头破血流想见小朗一面时,她终于知道,自己不过是从监狱跳到了另个魔窟……后来,直到小朗离开,她最后一根强撑的意志弦丝终于崩塌了。“唐初瑶,不准跳。”甲板上面容冷峻的男人歇斯底里戾吼,然而他话声刚落下,那抺纤细身影只如一缕青烟魂飞魄散……

角色:唐初瑶,厉瑾熠

虐!厉总节哀:夫人她坠海身亡了

《虐!厉总节哀:夫人她坠海身亡了》第1章 小朗是我的命,他不可以死免费阅读

万籁俱寂的黑夜,突然轰隆一声,雷光电闪,似要大雨而下。

厉家院外,一具清瘦的身影这会正颤颤巍巍跪在外面不停的磕头。

“厉瑾熠,我求求你,求求你让我看看小朗,求求你了。”

唐初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跪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额头上到底流了多少血,她只知道,她想见小朗,发疯似的想见他。

二年了,整整二年多,七百多个日日夜夜,她没有一刻不在思念着这个孩子,然而现在出来,她却依旧只能像蝼蚁一样虚以委蛇。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逼着她认下不属于她唐初瑶的错?

为什么一个明明差点把她强暴了的男人,他们要颠倒黑白的说成是勾引?为什么她的正当防卫却换来三年的牢狱生活。

“厉瑾熠,求求你,我求求你让我见见小朗,一面就好,我求求你了。”

哗啦。

唐初瑶的头才刚刚狠狠磕到坚硬地上的,倾盆大雨便已骤然猛下。

冷风吹起,大雨肆虐,打在唐初瑶身上就像刀子一样疼,但她一刻都不敢停,依旧像个被人控制的木偶不停的磕着头。

突然,远处一个身影颀长,五官深刻冷硬的男人缓缓朝她走了过来。

男人手里撑着一把黑色大伞,矜贵冷冽的气质一眼看去就像是上帝偏爱的宠儿。

细看,俊美如斯的五官上,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再一路往下那双刀削一样的薄唇此时抿成一条直线,深沉漆黑的冷厉视线更是犹如撒旦附体,骇冷得让人发悚。

嗒嗒,黑色锃亮的皮鞋踩踏的声音像魔怔一般让唐初瑶心口颤抖,来了,他终于出来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可以见到小朗了?

“怎么?刚才扇芷琴的狠劲呢?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唐初瑶,我还以为你到底骨头有多傲,更没想到三年了,你还是没学乖,那正好,不如我再送你进去呆上几年可好?”

男人一脸冷色盯着跪伏在自己脚下的女人,凌厉的视线在看着她额头上源源涌出的鲜血时,眼里明显充斥鄙夷嫌弃。

“厉瑾熠,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大哥是我杀的,你妹妹是我扇的,你要还是个男人,有什么气就冲我来,别伤害我的孩子。”

“是吗,那行,这可是你说的,把人带上来。”

低沉的声音落下,唐初瑶抬眸往他身后看去,瞳仁悚的睁大,狼狈的小脸这会更是狰狞的朝厉瑾熠嘶吼,“厉瑾熠,他还是个孩子,你是人吗,你,你怎么可以……”

唐初瑶没有说完后面的话,突然就泣不成声,然后像个疯子一样朝着那孩子身边冲了过去。

知道吗,这是她唐初瑶的孩子,是她生下他后第二次才见面的孩子,第一次是在狱中生产他时,只不过那时的她还没来得及多看他两眼,就被厉瑾熠的人带走了。

而且,他还是个父亲不详的孩子,这些,在唐初瑶心里都是痛。

“小朗,我是妈妈,别怕,我是妈妈,小朗,你到妈妈这来好吗?”

唐初瑶冲到孩子身边后,才发现,这孩子很惧性,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更是看着此时像疯子一样的她躲了又躲。

二岁多了,但这孩子到现在会说的话还不超过十句,并且还被确诊了自闭症,不仅如此,他身体还非常不好,打针吃药是常事。

不过这些都不奇怪,毕竟别看他只是个孩子,但在这栋别墅,他连个下人都不如,佣人随时可以打骂,可以欺负不说,有时连吃的饭菜都是馊的。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种非打即骂的环境,让这个年仅两岁多的孩子心智异常成熟,他更知道,别墅里的人之所以会这么对他,都是因为他有个杀了人的妈妈,至于杀的是谁,他却并不是太清楚。

“怕,怕。”

小家伙看着唐初瑶那脸上全是血渍样子,吓得直抓紧身边人衣服,但很快,收到厉瑾熠投来的凌厉视线,被抓住衣服的管家福叔也不敢迟疑,直接就把身边的小孩往唐初瑶身上推。

“哇哇,怕,怕。”

小家伙在察觉到自己要被丢过去和一个陌生女人一起时,吓得直大喊大叫起来。

“小朗,别怕,我是妈妈,我是妈妈。”

唐初瑶听着孩子哭声心碎得就像一地渣子脚底踩上去的感觉,钻心的痛感爬遍她全身上下,更像一条缠紧人脖子的毒蛇,几乎瞬间就可以让你呼吸骤停。

“还愣着干什么,把人给我丢出去。”

厉瑾熠见福叔甩不开小家伙抓紧衣服的手,突然冷厉一怒,这下福叔哪里还敢心软,用力掰开小家伙的手,直接就拎小鸡一样把他拎扔到了唐初瑶面前。

“小朗。”

唐初瑶看着小家伙摔倒在地那瞬间,心脏狠狠揪紧的痛,正要跑过去把他抱起时,谁知他小小的身子突然从雨水中爬起就往厉瑾熠面前跑了过去。

“小朗,别过去,别去他那。”

砰。

唐初瑶的话才落下,而果然,在那孩子还没近到厉瑾熠身边时,他一只长腿已经毫不客气的抬脚将小家伙凌厉一踢。

一刹那,小小的身子就像是被人丢弃的东西一样,慢慢从空中摔到地上,鲜血溢出,唐初瑶发疯般再次往小家伙身边冲了过去。

而这一回,因为小家伙晕倒关系,她终于如愿抱到了他,但是他后脑渗出的鲜红却让她慌了神。

“厉瑾熠,救他,求求你救救他,我求求你了。”

“救他?唐初瑶你可真是贱,一个连父亲都不详的野种死了不是更好?”

“不,不可以,小朗是我的命,他不可以死,不可以。”

“你的命?”

男人菲薄的唇骤的勾起一抹冷冽,“那正好,你欠我厉家一条命,以命相抵,就他了吧。

至于你,哼,还没偿还够欠我厉家的债,想死也是一种奢望。

最后,看在你们母子一场的份上我告诉你,他不叫小朗,叫狗子,一条狗的狗,听明白了吗?”

杀人诛心,厉瑾熠说完这冷厉之话后,高大的身影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背后,还充斥着唐初瑶嘶裂的抽泣求救声,“厉瑾熠,救救他,我求求你救救他……”

                           

原创文章,作者:白茶青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zxyqj.com/84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