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佳人《在古代做美妆博主后,我暴富了》小说最新章节,秦霞,秦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在古代做美妆博主后,我暴富了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易佳人

简介:【1v1+化妆+萌娃+致富+搞笑】顶级化妆师曲鸢酒后穿越成了异世可怜女,一来就死了爹,家徒四壁,肚子里还揣了个球。好在有空间,她化妆、开服装店、开美容店等在异世混得风生水起,却被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大号球球死缠烂打。小球球“妈咪,这人跟我长得好像。”曲鸢“嗯,那是你爹。”小球球“他还是王爷。”曲鸢“嗯,没妈咪有钱。”小球球“他想让你当王妃。”曲鸢“……”大球球“鸢儿,从今天起王府钱全归你,你归我”

角色:秦霞,秦立

在古代做美妆博主后,我暴富了

《在古代做美妆博主后,我暴富了》第1章 我,不嫁免费阅读

曲鸢昏昏沉沉中,只感觉一双手在她身上乱摸。

她用力睁开眼,眼前一片黑,只能感觉到身上有人压在她身上乱来,还带着一股奇异的檀香味。

一股愤怒油然而生,她想要推开对方,但是却连动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紧接着一阵迷迷糊糊,她再次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后,她心道,流年不利诸事不顺,果然是本命年,太水逆了。

她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去这种小酒吧喝酒了。

黑夜中,一片寂静,只余下某种不和谐的声音。

天蒙蒙亮时,河边才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

两个黑衣人看到了眼前的场景,都有些不可思议。

只是他们很快就把趴在女子身上的男人拿衣服裹了起来,然后其中一人连看都没看就把曲鸢一脚踹到了河里。

另一人有些担忧地说道:

“你这么踹下去她会死的吧?”

现在才四月份,天气还在回暖中。

那人却淡定道:

“让主子知道了,她会生不如死。”

随即两人一阵沉默,显然是想到了主子的残忍,便就带着男子离开了。

曲鸢泡在水中,很快就被冲到了岸边。

天刚蒙蒙亮时,她只觉浑身一阵发冷,便瑟缩了一下睁开眼睛。

日啊!

什么情况?

她看着身上破碎不堪的衣服,才想起来昏过去之前的事。

只是,她记得她是因为收养她的妈妈离世而去酒吧借酒浇愁了,怎么会到了这种地方?

她不是被捡尸了吗?怎么衣服都被换了?

想到这个,她咬紧了牙根,恨不得把那个男人千刀万剐。

“曲鸢你这个死丫头,说你两句你就寻死觅活的,我们还不是为了你好?”

“那刘员外家那么有钱,又诚心诚意想纳你为妾,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一道声音传来,曲鸢就看到一个腰粗胯大的女人骂骂咧咧地朝着她走了过来。

曲鸢皱眉,这个女人好眼熟,这不就是刚刚她梦里的那个泼妇吗?

冷风吹过,她瑟缩着抱紧了臂膀。

她好像穿越了,梦里的一切都是原身,也就是这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女子的记忆。

“你个死丫头,还不跟我回去?再这样闹下去,我直接打死你算了!”

胖女人伸手想要扯她耳朵,却被曲鸢一个扭头躲过。

这胖女人是原身的名义上的母亲,秦霞。

“你想干什么?这咋滴?还反了你了?”

秦霞说着就再次伸手,朝着曲鸢的脸上扇去。

这样的动作在之前也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其实秦霞跟原身也都习惯了,但是曲鸢却不是原身。

她抓住了秦霞的手,反推了回去。

“你如果喜欢刘员外,大可以自己去做妾,还可以带上你的好儿子。但是你听清楚了,我,曲鸢,不嫁!”

秦霞被她推了个趔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尚有些不明白平日里懦弱听话的曲鸢会突然反抗自己。

待她反应过来后,便开口骂道:

“好你个小/蹄/子,反了你了是不是?看我不打死你!”

秦霞说着,就起身还想打曲鸢。

曲鸢一个偏头躲开,直接一脚把秦霞踹倒。

秦霞哎呦哎哟呻/吟个不停,伸手指着曲鸢半天疼得都说不出一句话。

“秦妹子,你快回你家看看吧,你儿子秦立又被抬回去了。”

一个拿着锄头的女人朝这边走来,还没走近就开始唤着秦霞。

秦霞一听自己儿子出事了,当即也顾不上自己的疼痛,急急忙忙爬起来,朝着那女人的方向就走了过去。

临走之前还不忘骂一句曲鸢扫把星。

“阿嚏!”

曲鸢打了个喷嚏,也抬脚跟了上去。

无论这个女人如何,原身父亲对原身是真的好,更何况还有个弟弟在,若是她就此离去,他们两个怕是不久就会被这个女人蹉跎死。

“阿嚏!阿嚏!”

曲鸢一路打喷嚏,走到了那个刚来的女人身边。

“你说你好好的,寻什么死?那刘员外除了老了点,他给的聘礼足够你带你爹去县城里看病了。”

女人是她家隔壁的林姨,平时嘴碎的厉害,又跟秦霞称姐道妹的,曲鸢也没少被她嘲讽。

“阿嚏!林姨,你说得对,刘员外是老头,阿嚏!老头好,事还少,还能给钱穿棉袄,老头走了还能找。所以你家今年冬天穿不起棉袄的时候,记得把林萍萍嫁个有钱的老头。”

曲鸢说完,也没有理会林姨铁青的脸,径直离开了。

在她刚刚的梦里,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在十年前,林萍萍一家过冬时,连棉袄棉被都没有,若不是原身父亲曲鸣送去了几件棉袄,他们早就冻死了。

可是在前段时间曲鸣受了伤之后,这家人连看都没来看望过他。

反而在秦霞欺负他们姐弟二人的时候,她也对着他们姐弟二人冷嘲热讽。

等回到那间梦中熟悉的土坯房时,天已经大亮。

刚一见到秦霞,秦立就哭着撒泼的声音。

“娘,我要是再还不上赌场的钱,他们就要把我打死了,今天这就是他们打的。”

曲鸢仔细看了一眼,的确是记忆中熟悉的脸。

“诶呦我的儿,这群人也真是狠心,把你打的这么鼻青脸肿,这脸要是打坏了,以后可怎么讨媳妇。”

听着秦霞的话,曲鸢差点笑出来。

大饼脸上嵌芝麻,一双小眼色眯眯,塌鼻子,扁嘴巴,不是色狼就是流氓。

就秦立这张脸,打一顿增加点颜色反而看着更顺眼些。

曲鸢看了眼自己被撕的有些凌乱的衣服,胳膊也被划破了。好在她掉河里了,身上湿的倒也看不大出来。

只是她家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现在正个个都盯着她眼神怪异。

她趁着秦霞暂时没空刁难她,跑到自己的屋子里换了件衣服,也在回想着之前的梦。

该死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居然敢……

她是曲鸢,二十一世纪顶尖化妆师兼设计师,拥有超高的化妆技巧和审美设计能力,国际明星、贵族女子,名模名媛等等全是几乎没有人不想着被她的双手改造一番。

                           

原创文章,作者:易佳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zxyqj.com/82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