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吖《逆天医妃:病娇王爷总撩我》小说最新章节,方恨少,与太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逆天医妃:病娇王爷总撩我

小说:古代言情-医术

作者:橘子吖

简介:【医妃】+【拟人系统】+【病娇】+【鉴茶】绿茶二妹:姐姐,我不是来破坏这段感情的,我是来加入你们的!黑莲三妹:我要黑化了!白痴四妹:大姐,我又连累你了。好色太子:我们一块织帽子吧?痴情首富:你只偷我的银子,你对我,和别人果然不一样。某病娇王爷乱扯桃花:“你再勾搭他们,本王就把你锁在床上。”云幕词骂道:“你不是自称不近女色吗?”“本王装的!”

角色:方恨少,与太子

逆天医妃:病娇王爷总撩我

《逆天医妃:病娇王爷总撩我》第1章:我只想让你们死免费阅读

玄冥大陆,南晋国,北郊客栈。

“滚!贱人!”

云幕词被人一掌掀翻在地,浑身剧痛。

“云幕词,你当真是无耻!为了爬上本宫的床,竟然给自己下药?”

“太子哥哥,不要怪姐姐了,姐姐也是太爱慕你了!再说了姐姐曾经还是您的未婚妻呢。想来,她也是有几分不甘心吧!”

云幕词抬头,美若天仙的云蝶衣,嘴上娇滴滴的说着求情的话,眼中却闪烁着兴奋恶毒的光芒!

太子南宫夜冷哼:“这贱人长得如此丑陋,本宫看她一眼,隔夜饭就要吐出来了!爱慕本宫,凭她也配?”

听着这些凉薄的话,两行清泪顺着云幕词的脸颊缓缓流下:“我没有给自己下药,我也是刚刚才醒过来!”

云幕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她惊措的看向云蝶衣:“云蝶衣,是,是你给我端的那杯酒有问题!我是喝了你的酒之后才昏迷的!”

云幕词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她的小腹隐隐有不适的感觉,那酒中不仅仅有迷药,还有催情药,现在的她……

“大胆!”

南宫夜狠狠的给了云幕词一巴掌:“你还敢诬陷蝶衣,本宫今天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你!”

“既然你已经饥渴到给自己下药,想来一个男人也根本满足不了你,来人啊,去找两个叫花子过来!好好伺候一下云大小姐!”

云幕词没想到自己放在心尖上的男人,竟然会说出这么冷酷无情的话。

她浑身颤抖着爬了过去,双手拽着南宫夜的锦袍,苦苦哀求:“不,不要啊!求求你了。”

南宫夜一脚踹开云幕词,命人将她锁在屋里。

云幕词哭倒在在地上,良久,她两眼空洞的从领口中拿出一个吊坠。

“信女愿以身为祭,唯愿灵使为我洗刷冤名。”

云幕词说完,拔下银簪狠狠的扎向心口,嫣红的鲜血顺着银簪尾端滴落在吊坠上面。

下一刻,光芒万丈。

将云幕词瘦弱的身影笼罩其中。

片刻后,门开了。

两个脏兮兮的乞丐进来,看到云幕词背对着他们,倒在地上。

“谁不知道这云家大小姐,脸上有一个巴掌大的烧疤,看一眼,恨不得能把眼睛挖了,老子没成叫花子前,好歹也是睡过青楼花魁的!这种货色,啧啧!”

“刘老二,都成乞丐了,你还吹呢!赶紧伺候伺候这位大小姐吧,那位爷可交代了,只要弄不死她,就随便玩!”

两乞丐对视一眼,淫笑着走向云幕词。

“大小姐,你别害怕,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其中一个乞丐满是黑泥的手,落在云幕词肩膀上的一瞬。

一道娇俏的声音蓦然响起:“你们不想对我怎么样,可是我却想让你们死呢!”

冷白的寒光自一名乞丐眼前闪过。

他只觉脖子一凉,便‘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一击毙命之后。

云幕词飞快的将银簪从这名乞丐脖子处拔出来,嫣红的血珠在空中划成一条美丽的弧线。

反手一挥,银簪准确无误的扎进了另一名乞丐的喉咙。

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门口站着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她是云蝶衣的贴身丫鬟玉儿,奉命守在屋外,等里面事儿了了,就喊人过来!

她眼见云幕词要逃走,张嘴便想叫人!

云幕词一掌劈晕了丫鬟,将她和那两个乞丐放到了床上,拉下帷幔,关上了门。

凭着混乱的记忆,云幕词直奔客栈后面的冷泉而去。

她一路在身上点了好几下,终于将体内催情药的药效降下了几分。

云幕词这才有空理一理自己混乱的记忆。

她云幕词,八岁被接回将军府时发生意外,意外从玄冥大陆穿越到了二十一世纪!

十年后,在她即将继任毒医世家族长的关键时刻,竟然又穿越回来了!

她这身体,被前头一个灵魂养成了一副唯唯诺诺的性格不说,还是一个花痴恋爱脑。

她与太子有婚约,并且一心痴恋当今太子,可惜无才无德更无貌,在府中又没有生母庇佑,日子过的相当可怜。

后又被云蝶衣鸠占鹊巢,设计搅没了与太子的婚约不说。

还被皇帝许配给性格乖戾的五王爷,南宫渊。

今天是上巳节,太子便邀京中权贵子女,来北郊踏春。

这小冤魂心中仍然惦念着太子,就混进客栈想与太子一诉衷情,没想到被云蝶衣设计喝下催情药,为保名声,自杀而亡。

小冤魂!

你帮我养了十年身体,我一定会让设计你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催情药的效果越来越明显,云幕词终于跑到了后山,借着月光,看到了波光粼粼的冷泉。

一个猛子扎进了冷泉中!

水花四溅!

云幕词体内的药效,下去不少。

这池壁也不知道什么做的,触感温热细滑,仿佛压在一块真皮沙发上面。

云幕词享受的眯起了双眼。

月光下,她露出的那面没有烧疤的脸,鼻梁高挺,朱唇饱满,杏眼像是含了秋水一般,潋滟流转间,自带媚然儿。

云幕词看着皎洁的月亮,心绪万千。

感觉泡的差不多了,云幕词刚想起身,忽察一阵危机感正在迫近。

!!!

云幕词当机立断,取下银簪,刚准备动手。

手腕就被一双比冷泉水还要冰凉的手钳制住。

云幕词大惊失色,她猛地抬头,正好撞到了一个男人的胸口!

四目相对。

“握草!”

书到用时方恨少,一句卧槽走天下!

眼前这个男人五官精致的犹如画师精心画就,一双异常明亮的眼睛,宛如夜幕下的星子,熠熠生辉,让人忍不住沉沦。

南宫渊扣住云幕词的手腕,漆黑的眼瞳中弥漫着剧烈的杀意,刚想下手,无意间看清了云幕词脸上的烧疤。

他愣了一下,这个女人竟然是…….

而云幕词则趁南宫渊愣神的功夫,泥鳅似的从他手中溜走。

“大哥!我是无意间闯进来的,你要是介意,我马上就走!”

云幕词深觉这人很危险,毕竟他眼中的杀意都快凝成刀了,还是躲远一些吧!

南宫渊一把攥住云幕词的脚踝,嗤笑一声:“云幕词,你给自己下药,勾搭二哥不成,又来勾搭本王?”

                           

原创文章,作者:橘子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zxyqj.com/82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