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萌宝:妈咪别想跑》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冯晨晨,陈浮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龙凤萌宝:妈咪别想跑

小说:萌宝

作者:芋圆有点贵

简介:富家女顾妙被闺蜜冯晨晨推下悬崖,早产生下一对龙凤胎。冯晨晨抱走顾妙女儿,回香水世家顾家认亲,通告全世界顾妙死亡。顾妙怕冯晨晨再下杀手,抱着儿子远走他乡。五年后顾妙带顾飞扬回国,机场误会冯晨晨和沈慎(顶级豪门贵公子)结婚生子。实际上小女孩沈雨晴是顾妙的女儿。顾妙回国准备接手家族生意,冯晨晨多次使计试图暗杀顾妙,但却都被顾妙的天才儿子给挡下。顾妙和沈慎也都不知道,双方就是当年春风一度对象。

角色:冯晨晨,陈浮生

龙凤萌宝:妈咪别想跑

《龙凤萌宝:妈咪别想跑》第1章 来自十五年闺蜜的谋杀免费阅读

海边的蓝天格外透彻,白云悠悠飘着,却遮挡不了太阳的毒辣。

“这外面也太热了,出来散步这么久,浮生我们也该是时候回别墅了吧?”

怀孕八月的顾妙挺着大肚子站在海边悬崖,俯视着远处波光粼粼的大海说道。

她鹅蛋脸柳叶眉,身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风韵。

“妙姐,好不容易今天海滨浴场没人,我才悄悄带你和晨姐进来玩的,这么早回去干嘛啊。

而且一会晨姐买水回来,找不到我们怎么办?”

少年陈浮生一边笑着,一边绕过她,一边迎风张开双臂,往悬崖更外侧走去。

“浮生你干嘛!小心点,摔下去怎么办?”

顾妙脸都吓白的喝止道,从悬崖到下面海滩起码有七八米高度,摔下去的话不死也重伤。

“这边风景很好啊,妙姐你也过来看看吧。我拉着你,没事的。”

陈浮生大笑着原地跳了两下,又冲海面大吼两声,像是把心中所有不安情绪都吼了出去。

“我不来了……”

顾妙害怕的摆摆手。

“这里很安全的,闭眼吼两声放松心情,也能让妙姐肚里的宝宝跟着开心哦。”

陈浮生大大咧咧的往回走,直接拉着顾妙向悬崖尽头走。

顾妙半推半就的走到崖边,这高度,她往下看了一眼就有些晕。

但咸咸的海风吹来,让她一直躁动不安的心真的平复了很多。

虽然脑中还偶尔闪过那晚在酒吧欺负她的男人模糊模样。

“酒吧的事已经过去八个月了,孩子是无辜的,我确实该放下了……”

但就在顾妙闭上眼,准备对着无人的大海吼两声时,却有人在后面重重的推了她一把。

腰间传来的大力使顾妙不由自主跌落悬崖。

天旋地转的感觉袭来,眼前景物飞快倒退,顾妙这才意识到自己即将被摔死。

她下意识的捂住孕肚,呼呼的风声划过耳边,心中的疑惑甚至超过恐惧。

为什么闺蜜的义弟陈浮生要杀自己?

明明冯晨晨和她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最好的闺蜜,两人的友谊超过十五年,好到现在都能睡一张床通宵畅聊。

因为心疼冯晨晨是孤儿,家境优越的顾妙还专门求父母收养了冯晨晨。

就连冯晨晨的义弟陈浮生高中辍学需要工作,也是顾妙帮忙找了这份海边浴场安全员的工作。

她到底哪里对不起他们?要在怀孕八月时被推下海边山崖?

一瞬间,顾妙恍惚中看到父母在自己葬礼上痛哭流涕,而冯晨晨则耐心安慰两位老人。

在长时间的温情攻势下,顾妙父母将冯晨晨当成真正的女儿,将顾家所有财产都留给了她。

但还没等顾妙将画面想象完,后脑勺便“砰”的一声撞到硬物,意识陷入空白。

沙滩上不断有白色海浪涌来,天穹上海鸟的叫声若有若无。

“死了吗?”

意识恍惚间,顾妙听到冯晨晨的声音。

她竭力让自己睁开眼,却只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在靠近自己。

“后脑勺有血,但她还有呼吸……”

顾妙感觉自己鼻息被陈浮生用手指探了一下。

因失血而脑袋昏沉的她竭尽力的用牙咬舌尖,迫使自己清醒一点。

身穿一袭红裙的冯晨晨正抱胸站立,盯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孕妇,圆润秀美的脸上满是不屑。

陈浮生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看向冯晨晨的目光既有爱慕也有不甘。

“小浮生,这次你做的很好。”

感受到那灼热的目光,冯晨晨风情万种的撩了撩头发,拉起陈浮生的手,笑着轻啄了一下对方的脸。

后者顿时羞涩的挠了挠脑袋,不敢看她。

“能…帮到晨晨姐,我很开心。”

直到这时,身体痛到不能动的顾妙才确信,是冯晨晨唆使陈浮生把自己推下山崖。

“你确定今天海边会涨潮?能淹死她?”

“嗯,海水会抹掉一切我们来过的痕迹。”

冯晨晨兴奋和陈浮生说话,这声音刺激的顾妙猛地睁开眼。

同时她的下半身一痛,似乎有什么东西挣扎着要出来。

“冯!晨!晨!”

顾妙迟缓沉重的声音像是刚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

打扮精致的冯晨晨被突然的声音吓的后退两步,发现是顾妙发声后,迈着高跟鞋朝她走去笑道:

“你居然还没死?贱人就是命大啊。”

顾妙很想抓破那张假笑虚伪的脸,但下半身的剧痛撕裂着她,让她说不出任何话。

“啧啧,看你这汗流的……”

冯晨晨尖锐的指甲划过顾妙的脸,不久便留下一道道高肿的红痕。

“真想直接掐死你这个贱人啊!不过我怕脏了我的手。”

冯晨晨傲慢无比,但对上顾妙狼一样凶狠的目光,她下意识的就怂了。

“哼,瞪我干嘛,难不成你还能打我吗?

瞧瞧我们顾家大小姐满头大汗的样子,这怕是肚子里的孽种要生了吧?

毕竟我们姐妹一场,干脆我不让你被海水淹死,直接难产死好了?”

冯晨晨充满恶意的盯着顾妙起伏的大肚子说道。

“你……”

顾妙情绪艰难的吐出一个字,但立马一滩鲜红就从她的孕妇裙下方流到地面。

“晨姐,我们让她在这自生自灭吧……”

陈浮生别过脸去,嘴角不停抽搐。

冯晨晨同样被吓的后退一步,不过她看着顾妙这惨样,内心却痛快无比,根本舍不得离开。

“对了,顾小姐你还不知道自己肚里的贱种是谁的吧?”

冯晨晨凑近顾妙耳朵,用温柔的语气说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啊。

不过那晚,我是特意在酒吧垃圾桶边,挑了一个最肮脏下流的醉汉送到你房里哦。

啧啧,那画面太美,光想想,我都忍不住笑出声呢。”

恶意在冯晨晨眼中不断涌动。

顾妙捂着肚子又痛又恨,此刻才知道原来八月前的酒后乱性,是冯晨晨专为她设下的局。

难怪第二天,海城的所有名媛就都知道了她酒后失身,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在豪门圈中大肆流传。

更让顾妙难以接受的是,她居然还怀孕了。

一番激烈心理挣扎后,最终天生的母性让顾妙没舍得打胎。

顾家父母虽因此愁白了头发,家族名声和生意也因此一落千丈,但他们也尊重女儿顾妙的选择。

还特意为她在郊区找了一栋别墅养胎,顺道躲避外界目光。

顾妙郁郁寡欢了八个月,直到今天才在冯晨晨的邀请下来景区散心,谁知这竟是一场死亡聚会。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芋圆有点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zxyqj.com/67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