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魔尊下界后,反派他恃宠而骄》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萧子墨,萧母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疯批魔尊下界后,反派他恃宠而骄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三分耐性

简介:【1v1+女强+甜宠+多世界】天界的北辰神界历劫成了世界反派?但小反派人设过于悲惨,无聊的魔尊大人决定亲自下界宠着他。可是宠着宠着,小反派好像越来越放肆了。乖巧可怜的小跟班满眼鸷,一言不合就推翻王朝当皇帝;温暖和煦的影帝偏执成狂,动不动就扬言打断别人的腿。清冷禁欲的国师夜闯皇宫,非要陛下解散后宫!司桐看着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的崽子,头疼的厉害。旁边的白泽默默捂脸,还不是您宠的?反派都已经无法无天了。

角色:萧子墨,萧母

疯批魔尊下界后,反派他恃宠而骄

《疯批魔尊下界后,反派他恃宠而骄》第1章 小崽子竟然是头狼1免费阅读

魔宫。

一名红衣女子慵懒的坐在上位,长裙随意落在周边,女子精致的五官自带一种魅惑天成的勾人气息,阴森森的宫殿中这一抹红极为亮眼。

可即便这人美艳异常,下面的魔兵也不敢抬头看上一眼,浑身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只祈求女子能饶了他们一命。

跪在前面的首领顶着巨大的威严,战战兢兢的道:“大人,属下已经寻遍了四海八荒,真的没有找到麒麟兽。”

自从当年北辰神君转世历劫后,自家大人这性子也是越发的阴晴不定了,这些日子非要找什么传说中的麒麟兽。

宫殿内的气压越来越低,众人只感觉有一把刀此刻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只差稍稍用力要了他们的性命。

白泽走进来,见这宫殿中的情形,叹了口气,北辰神君不在,自家大人已经无聊到开始折磨魔兵了。

朝司桐行了个礼,道:“大人,属下寻到北辰神君的转世了。”

司桐瞬间抬眸看向白泽,示意他继续说。

“北辰神君并未在正常世界历劫,而是去了第三世界,这才导致我们一直搜寻无果。”

第三世界是一个小位面的合集,每个位面发生的事情都是提前写好的剧本,剧本终,所有人再度轮回。

这里不归属人神魔任何一族,而是隶属于天道直接管辖。

白泽挥手将自己调查出来的影像放出来给司桐看。

女子看了两分钟,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这是北辰?怎么过的如此凄惨?”

“回大人,神君在第三位面拿的全是反派人设,凄惨点实属正常。”

司桐不乐意了。

这叫凄惨点吗?这叫凄惨死了好吗?

没爹疼,没娘爱,亲朋好友来陷害的,世界上最惨的人都没他惨。

黝黑色瞳孔中闪过一抹绛紫的光,反正待在魔界也闲的没事干,不如下去好好宠爱一下她家的小反派。

勾唇一笑,说干就干!

“白泽,准备一下,我们下界去宠人。”

……

空间内。

司桐正在看这个世界的资料。

萧家和司家同为两大武林家族,没想到当时的司家家主司正南为了当上武林盟主,雇佣暗影阁的杀手杀了萧家家主萧父。

萧父死后,萧氏外族的狼子野心暴露无遗,将没有人庇护的萧母和萧子墨赶到阴暗潮湿的地牢囚禁起来,一关便是三年。

在囚禁期间,看守贪图萧母美貌,接受不了凌辱的萧母自杀身亡。

看守知道后并没有去处理萧母的尸体,而是任由她死在那。

当时年仅12岁的反派萧子墨,便这样和自己亲生母亲的尸体,在一个幽暗、狭小的地牢中待了三年。

无人知道一个孩子看着自己母亲从死亡、发臭到化为白骨是怎样一段的心理历程。

那些人根本不在意萧子墨的死活,有时候成月不给他送吃的,为了活下去,他甚至从自己已经死亡的母亲身上撕下来肉吃。

15岁那年,萧子墨趁看守来给他送吃的一刀抹了他们的脖子,看着这些人眼中的惊恐,少年的偏执与血腥在这一瞬间形成。

看着那些喷涌而出的新鲜的、红色的血液,他感受到浑身都在叫嚣,他喜欢这种感觉。

跑出来的萧子墨撞上在萧家参加宴会的司正南,司正南便以萧家现任家主不忠不义、虐待遗孤为由对萧家进行全方位打击,还为了彰显自己的仁义将萧子墨带回司家。

而一切的悲剧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萧子墨无意间得知司正南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反派的复仇之路就此拉开序幕。

他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一步一步踏在算计之上,他的黑暗帝国最终席卷整个武林,逼死司正南,杀了司家上下108口,搅得整个武林动荡不安。

大仇得报的萧子墨许是觉得无趣,转行研究毒药去了,没事就大范围传播,最后,这个世界就连空气都是剧毒,所有人死绝,彻底崩盘。

看完以后,白泽都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在发颤,不愧是神君转世,世界反派,做事跟大人一样快准狠。

“好了,出发吧。”

……

司桐穿过来的时间线,是在萧子墨被司正南带回司家的三天后。

司正南为了彰显自己的仁义,特意给萧子墨安排了一座独立的别院,还安排了许多下人来照顾他。

看样子是关怀备至,实则就是不想看见他,所以扔他在这自生自灭。

那些下人,也是用来监视他的。

司桐远远的便闻到院子里飘出一股血腥气,眸色一暗,提气轻身,将身后的随从甩在身后,飞快地到了血腥味的源地。

这一看,倒是有些意外。

院中躺着两名小厮的尸体,死状极惨,头颅被硬生生割了下来,鲜血横流,本是暗黄的土地此刻皆被染成了红色。

剩下的下人们畏畏缩缩的躲在墙角,恐惧的看着院中站立的少年,一看见司桐,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

“大小姐,救命啊,这个疯子他要杀了我们。”

司桐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这个满身污垢的人,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

抬眼看向那个逆光而战的少年,少年手中握着把刀,眼神阴鸷的盯着那个在她脚边求救的小厮。

小厮被他盯得害怕,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叫嚣道:“你这个疯子,你不要得意,我们大小姐一定会替我们报仇,杀了你的。”

司桐皱眉,明显不喜这个小厮说的话。

少年阴鸷的眸子转到司桐身上,“你要替他们报仇?”

许是在地牢里待的时间太长,从未开口说过话的缘故,少年的嗓音有些沙哑,不至于刺耳,但也不动听。

司桐脚步微抬,朝着萧子墨走了过去,随着司桐的靠近,她可以感受到少年的身体在逐渐紧绷,握着刀的手也越来越紧。

少年露出的脖颈上有些淤青,看成色,应该是这两天形成的。

抬手抚上萧子墨脖子上的伤痕,眸底略暗,道:“这些伤,怎么弄的?”

千钧一发。

已经准备拿刀捅出去的少年一怔,看向司桐的眸中满是震惊和怀疑,她不是来杀他的?

                           

原创文章,作者:三分耐性,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zxyqj.com/67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