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五王妃驾到》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苏玉娆,苏玉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嫡女:五王妃驾到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对心

简介:重生归来,苏玉娆已不是上辈子那个软弱好欺的嫡女,努力变强,斗庶妹,弃渣男,势必要护住疼爱她的人!好不容易一切走上正途,早不问世事的五王爷怎么会在这里!小剧场一:“我说了我来找我的鸟儿!”姜执理直气壮的说,还顺便打了一个酒嗝。“王爷的鸟叫什么名字?”“苏玉娆。是不是很好听?”小剧场二:“娆儿,做本王的王妃。”看着眼前说着最拽的话却暗地里悄悄绞手指的人。“那也行吧。”不然怕你喝醉了闹!

角色:苏玉娆,苏玉沁

重生嫡女:五王妃驾到

《重生嫡女:五王妃驾到》第1章 故人相见免费阅读

风把窗外的梧桐叶吹得沙沙作响,泛黄的叶片散落了一地却无人去扫。早已入秋,连空气带都带着一些凉意。

陈府一处破败的小院里,大门紧闭着。只有传来的一两声咳嗽,证明这里还有人居住。

“呃咳咳——”苏玉娆艰难的靠在床上的软枕上,喉咙处传来的瘙痒,胸腔里沉重的呼吸感,让她剧烈的咳嗽着。

是了,又入秋了。苏玉娆苦笑着,眼眶因为久病而深深凹陷,头发随意的披散着挡住了早已瘦削的脸颊,明明她才十七呀。才刚刚过了及笄两年呐!

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这个秋天了。

想着眼睛一酸,却并未落下泪来。

怎么会这样呢?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痛苦的闭上眼,陷入了回忆,身上的病痛与心里的郁积交织着消耗她为数不多力气,四肢已经慢慢变得轻飘飘起来,思绪一点点滑入沉睡的边际。

“小姐,是春枝没用,没能抓到药。”春枝满脸愧疚的站在床边,轻轻的掖了掖被子,“小姐,从玉乔小姐那接了信,说想再见主子……”

苏玉娆疲惫的睁开眼睛。

她为什么想要见我?是我当年执意疏远她,与她对着干,害她没了孩子,是我把亲侄子害死的。

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仍在耳边。

“不见不见。”说着又剧烈的咳嗽起来,只觉得心口猛地一颤,竟咳出了一口血。

“小姐!”

春枝几乎要落下泪来,自从小姐嫁进这里,日日郁结在心,不久便病了,日复一日的咳嗽。府里的人克扣药材,病迟迟拖着,不得根治。

苏玉娆又咳嗽了起来。

“砰砰砰——”剧烈的敲门声伴着嘈杂的人声从外面传来。

“小姐,奴婢出去看看。”

才刚踏出房门,便看见一群人破院门而入,为首的竟是不应出现在这里的苏玉沁!

“你们站住!这里是陈府,还请苏三小姐离开。”春枝张开双手拦着想要进到里屋的苏玉沁。

苏玉沁看着眼前不识好歹的丫头,面露嫌恶地说:“什么人都敢这样对主子说话了吗,看来是姐姐不会管教下人,沉香,帮苏二小姐好好管教管教她!”

“沉香听命。”说着,这个叫沉香的丫鬟叫着身后几个小丫鬟一把拉住春枝的手,缚在背上,自己就准备扬起巴掌动手了。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春枝试图挣开钳着她的手,却难以挣脱,眼看沉香的巴掌就要落下!

屋门吱呀一声,只穿着里衣的苏玉娆打开屋门。

“你们给我放开春枝,呃咳咳——”苏玉娆身上实在无力,只能倚在门框上,背却挺得直直的,眼睛牢牢地盯着这位老熟人。

苏玉沁见苏玉娆终于出现了,便一抬手示意自己的人放开春枝。

看似不经意地把玩着手上的红玛瑙手镯,眼睛却在悄悄的打量起这让她曾经嫉妒到眼红的女人。

苏玉娆因为生病脸色惨白,精力不佳,薄唇微抿。眉间虽有忧愁之色,一双眼睛仍水涟涟的,怎的还多了几分病美人的味道?

她现在红妆点点,头戴着红宝石金丝翠钗,身上的苏锦乃是京都最流行的样式,自认为轻纱撩人。

与苏玉娆相比尽显庸俗。

当真是令人讨厌。

苏玉沁心里窝火,看着这个院子一片破败,连落叶都无人清扫,和苏玉娆在苏府的纤云院可是天差地别了,径直走向里屋,并不理会靠在门框苏玉娆,只有简单的一张床榻和几条破凳子,连像样的摆设都没有,这屋里多寒酸!

站在屋内,她忍不住讥讽道:“哟,让我瞧瞧啊,这是哪啊,怎的如此破败啊,哪里配的上我们苏府嫡女?”

“这不是我们苏家名冠京都的苏玉饶吗,竟真如传言所说缠绵病榻了。”说完,苏玉沁笑的花枝乱颤。

“苏玉沁,你给我滚,你不过是个庶女,也配这样与我讲话?”苏玉娆冷冷的看着眼前嚣张至极的女人,她从来都看不起这个庶女,而今竟然……

“庶女?就凭你也配让我滚,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妾室罢了,当真以为自己还是当年那个苏府的金贵的二小姐吗?”说着摸了摸自己梳理整齐的发鬓,很好,这个女人成功的激起了她的怒火。

快步走到门边,右手对着这张讨人厌的脸就是一耳光。

“小姐!你!三小姐这里可是陈府!”春枝向着苏玉娆跑来,想要拉开苏玉沁却被沉香拦在进到里屋的台阶下。

“哈哈哈,陈府?这里可是我送你家小姐的礼物呢!看来你家小姐可没有好好珍惜呢!”仿佛春枝讲了一个大笑话,苏玉沁几乎笑得直不起腰。

“你什么意思?”苏玉娆皱起了眉,心越跳越快,及笄那年,她被歹人下药,被众多宾客看到与京都有名的风流浪子陈安苟且在床,无论事实再怎么争辩,她清誉尽毁。

“当年是你害的我?”

“苏玉娆啊苏玉娆,你是真的傻,竟这么久都想不明白?你不是最瞧不起妾室吗,最瞧不起妾室生的孩子吗?我倒要让你这个嫡女尝尝做妾室的滋味,怎么样,做陈公子的妾室不好吗?啊?

苏玉沁一边说着,脸上竟露出了几分痴狂。

                           

原创文章,作者:对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zxyqj.com/67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