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局异闻录》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肖浪,马克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749局异闻录

小说:悬疑

作者:我换了头像

简介:神秘来历的肖浪,由于一次诡异的经历加入了更加神秘的机构749局……从此踏上一条探寻自己神秘来历,维护世界的阴阳秩序的道路……在不断经历诡异又离奇的超自然事件中,揭开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角色:肖浪,马克思

749局异闻录

《749局异闻录》第1章 诡异的小区免费阅读

肖浪记得,那次诡异的经历,是发生在华夏榕城市的一个诡异的小区。肖浪是名巡警,正在固定的车巡线路上巡逻。

那时是1月底,临近春节,冬季的榕城容易起雾,车组是早班,巡警早班六点就要出门,天还不亮,那天出门发现周围都是灰蒙蒙的,打开车窗,脸上还会吸附上水汽,冰冰的,只得打开远光灯,警示灯。

他们基地在城市西郊,而车组分到的线路在城市市区,所以每次都要开二十分钟环城待到上了环城高速到达车巡线路,能见度只有几十米了,只能慢慢开,又继续开了十分钟。

“今日应该无事!迟到会儿没事。”肖浪坐在副驾上,咬了口煎饼道。

“吃你的,见鬼,今天雾怎么这么大,有没搞错。”志东白了肖浪一眼道。

肖浪和志东,还有一个辅警老白,是固定一组巡逻搭档。

老白是榕城本地人,人到中年,也是干了快二十年的辅警……

据说在刑警队呆过,年纪大了,就来这里,为了不用上夜班可以清闲些。

老白在车后坐有点困,人到中年,已经不如年轻人能熬了,车班又起的太早,每次都要在路上补下觉。

肖浪看了下后视镜里在后面腆着肚子,闭目养神的老白,心里羡慕道,能睡是福啊,嘴里答道“谁说是雾,这是雾霾吧,我靠,这么大,污染真是严重。”

志东刚想接肖浪话题侃下去,电台突然响了,“车巡五组,这里是指挥中心,刚才你们说到了二环那里,现在呢?”

志东“现在还在东大街出口附近。”

电台“紧急情况,请从东大街出口下去,高盖分局求援。”

肖浪心里卧槽,这样也能出警,真是人在车上坐,警从天边来。

老白在一番嘈杂的通话中,也醒了,打了个哈气,宽慰道“肯定又是家庭纠纷,估计信号不好,这大雾天气,十警九假,据我多年经验,大清早的不好好睡觉,说不得是哪对小夫妻起床气大,晚上床上打完,起床再打,嘿嘿,”

志东有气无力道“收到,请给我对方电话和地址。”

电台“报警人电话15667××66。南台区东大街新世纪小区7号楼,B栋14层1408,有人求救,收到请回复!”电台里面又重复了三遍。

肖浪拿起手机记下电话后拨通,志东也在车上导航地址后回答“收到。” 就在肖浪在输完号码拿起手机抬头接听时,从后视镜看到老白脸上眉头一皱,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欲言又止,见肖浪看他,对肖浪苦笑了一下。

就这样,他们心中草泥马奔腾的开车沿着辅道下来,世纪小区也就在辅道边不远的方位,如果不是大雾,在这段环城高速上也是可以看到这个小区的全景。

路上坐在副驾上拨通电话,电话那方始终没有接通,肖浪一脸无奈的看向志东,志东也无奈道“不通就不通,反正都得去。”

肖浪当时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过也是一闪而过,我华夏治安好也是世界有名的,特别还是榕城,之前遇到的警情,基本都是家庭纠纷,要么就是假警,更多的时候是在出警半路就被通知撤回了,他想这次应该也差不多吧。

然而五分钟后到了新世纪小区大门,没接到撤回的命令,肖浪再一次拨通电台和电话,也联系不上高盖分局同事和报警人,不想这次连指挥中心都联系不上了,电台和手机都只有嘈杂声。

放下手机,肖浪仔细观察,这是一座新开的楼盘,还未有人入住,还有几栋楼顶上还挂着‘封顶大吉’,有背靠南台区最高的山——台山。

其实也就两三百米的小山,但南台区本身就是南台岛,是闽江冲刷出的江岛,这也是南台最高的山了。

这时还未日出,大雾弥漫,天也还未亮,一排排楼房后的台山隐藏在浓雾里,就只露出一角,就像一只巨兽潜伏在迷雾里,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他们警车开近大门,只见大门口停着辆闪烁的警车,车内空无一人,车旁就一个保安,在那里来回踱步。

那保安中年黑瘦,穿着一套不合身,宽大的保安服,一看到他们来,马上一脸呆呆的小跑到警车跟前。

肖浪摇下副驾车窗,还没等他开口,保安就先急匆匆的用一口豫省口音说到“你们可算来了,前面两个公安都上去半个小时了,让俺在这里等你们……”说的又急又快,有点含糊不清。

肖浪看到他时,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怪怪的,总觉得那里不对,可是就是说不出来那里不对,就打断道“他们在那里?”

那个保安呆呆的转头一指大门边一栋楼道“就是那栋2楼,下车来,很近,我带你们去找他们。”

肖浪和志东交换了下眼神,便把挂在左胸前的执法记录仪打开,刚想拿枪下车,这个时候老白在后面突然冷不丁的来了句“走路多慢,开车去楼下,能省几分钟是几分钟,你上来!”

肖浪和志东愣了下,那保安也是一愣,志东刚想说什么,老白突然提高声调喝道“愣什么!还不上来。”一边说一边跟肖浪他们打了手势,有问题!

肖浪也是不动声色,就瞄到看到老白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油腻中年人的标配,手腕的佛珠攥着手里了。

不得不说,老白这一声很有气势,那保安在愣了下后,显然措手不及,点头呆呆道“好……好的。”

老白把左后车车门打开,那保安木讷的走向后座,肖浪和志东也紧紧盯着他。

就在那个保安弯腰把头探进车门后,不知他哪里撞到车顶了,只听车内有轻轻碰撞声的回声,就在这时,只见老白突然左手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大喝道“我就知道是这样!”

右手把佛珠拍在他额头上,只听“噗”的一声,保安突然怪叫一声“啊!”他背后飞出一道白影,那白影飞出瞬间就变消失不见。

肖浪和志东也是被这突然诡异的场景一惊,原本以为是要把保安骗到车内按住再控制起来的,不想出乎意料,看到这么诡异的场景,愣住了。

肖浪和志东回过神来时,只见老白把保安推出车外把车门一关,手中的佛珠竟成黑炭,他招呼道“快撤,这事邪乎着!所里的兄弟们怕是凶多吉少。”又低声骂道“mad,就知道来台山,准又没好事!”

肖浪和志东被这一阵诡异的事搞的有点蒙,这时就见老白一脸焦急道“还不快走,等死啊?”

志东正色道“有人求助,要是临阵退缩就是渎职。”他说着便要下车。

肖浪在副驾上心里虽然打起了鼓,但也没办法,吃这碗饭,就要对得起这身警服,况且就算再诡异,但多年马克思唯物主义教育,潜意识里对这种事情,心里会自己找科学解释。

老白这时吼道“你疯了吗,难道你没看出来,刚刚那个事,非人力所能及的吗?”

他哆哆嗦嗦掏出了根烟就在车里吸了起来,又说道“刚刚那个保安,就是被脏东西附体了。”

志东停下来“你怎么知道?”

老白深吸一口烟吐出烟圈后,镇定了好多,解释道“在刚被上身的时候,人和那东西之间还隔三寸,随着附身时间变长间隔就变短,直至融合入体……

脏东西还是驮在人背的状态,反应还比较慢,所以这个时候,当人走过了门槛,脏东西却还没有,所以刚被附身不久的人过门槛时,就会有触碰门槛的回声!

回声就是他背上脏东西接着进门也碰到门槛,警车车门和门槛是差不多的,而且,你看他痴呆异常,眼睛没眨过!”

肖浪心道,难怪盯着他的时候会感觉怪怪的,就是他没眨眼过!

老白又道“刚刚明明见他只是擦着车顶,车顶却有碰撞声,那就是脏东西撞到了车顶了。”

老白又拿起成黑炭的佛珠给我们看,志东和肖浪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恐。

老白手里的佛珠还有刚才看到的白影,真的是实实在在的物证,肖浪心中犹豫不决,也许是一种自然现象,只是他不知道原理,多年接受的教育让他无法一时间认定他遇到的是真的,说不定是他们产生了幻觉。

接着老白又是用近乎哀求的语气“你知道刚刚是什么吗?看到我们都不怕的脏东西,我不是第一次见到,但居然还敢进警车的,我头一次见到……

这得多凶啊,至少等天亮再进去把,就快亮了,我只是临时工,没必要把命这样搭上吧。”

肖浪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六点四十一分,一月榕城日出时间是六点五十左右。

志东这次内心也有所松动,但多年所受科学教育,最后还是坚持道“就算是,我们职责所在,不能临阵退缩,天快亮了……不然你就留下来看着这个保安吧。”

志东说着,便把那个保安拷上。

又对肖浪道“肖浪,我们赶紧进去,晚了里面怕出事情。”

虽然肖浪心里有点打鼓,但穿着这身衣服,就得有这份担当,也只得硬着头皮进去了。

一边老白则如蒙大赦,一听不用进去,赶忙屁颠的去控制住保安。

于是就这样,肖浪跟着志东进入了小区。志东拍了拍肖浪后背“等下,安全第一,看我指示行动,没事的,反正都快天亮了。”

                           

原创文章,作者:我换了头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zxyqj.com/66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