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妻携萌宝出逃,顾少疯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顾芃宸,覃婉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罪妻携萌宝出逃,顾少疯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夏沫的鱼

简介:他的白月光死了,却要以妻之名,将她绑在身边,折磨至死。十年真心,情深入骨,却终究敌不过一场误会。两年羞辱,一朝怀孕,却被小三卖到偏远山区,几经生死。三年后,她携宝归来,誓要将他踩在脚下,偿还当年的一切。可是为什么?这个当年对她不屑一顾,百般羞辱的男人,却摆出了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求她变回顾太太???

角色:顾芃宸,覃婉儿

罪妻携萌宝出逃,顾少疯了

《罪妻携萌宝出逃,顾少疯了》第001章 你只能乖乖地受辱免费阅读

夜色下的南湖山庄,如同一只张开血口大盆的巨兽,在一望无际的月光包围中,映射出巨大的虚影来。

别墅里,旖旎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到地板上。

幽暗的环境里,男人和女人的衣服凌乱地散落在地板上,空气中充斥着令人脸红的燥意。

“芃宸,你快起来,我,我……\”

随着一道带着颤音的声音响起,床上缠绵在一起的人儿停止了动作。

顾芃宸低头,冰冷的目光不悦地扫过向语柠抵在他胸前的手,下一秒,直接伸手扣住,高举过她的头顶。

“向语柠,你胆子倒是挺大,居然敢反抗了?”

顾芃宸带着嫌弃的口吻讽刺完,再次将那张微微张开想要辩解的小嘴堵住,肆无忌惮地吮吻。

精壮的身体带着势如破竹的攻势,一贯的强取豪夺,让身下的人反抗不得。

他的亲吻里,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只有无尽的怒火与发泄。

这时候,沉重的压迫感向语柠小腹隐隐作痛。

她顿感不妙,更加用力地在顾芃宸身下挣扎。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推开这个毫无血性的家伙。

最后,她不得已,猛地张嘴咬住了顾芃宸的肩膀。

顿时,口腔里弥漫着咸涩的味道。

顾芃宸目光一冷,一把捏住她的下颚,眼里闪过一抹狠意,“向语柠,你有胆再咬一下试试?”

“你压疼我了……”

向语柠惊恐地低头分辨,不敢抬头直视那双黑渗渗的眸子。

小腹的痛意越来越重了,她不知道如果顾芃宸再继续下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你以为我想碰你?”

丢下这句话后,顾芃宸动作粗暴的将向语柠扔到一边,抽身离开床榻。

似乎觉得这句话还不足以表达自己心中的厌恶感,他又补充了一句:“像你这么贱的女人,我碰你一次都觉得恶心!”

这话,如同一盆冷水,狠狠地泼在向语柠的头上。

向语柠感觉喉咙好苦呀,比咬破了苦胆还苦。

她捂着小腹,仰头看向正在窗前狠狠吸着烟的顾芃宸,那张鬼斧神工的侧颜在白雾袅袅中如来自地狱的修罗,冷得让人寒颤。

但她还是倔强地问出了那句一直埋藏的话:“顾芃宸,两年了,你折磨我、羞辱了我两年,还不够吗?”

“不够!”顾芃宸冰冷地吐出了两个字!

他眯起漆黑的眸,眸里是深不见底的恨意,“向语柠,你以为,两年就够了吗?从你害死婉儿的那一刻起,你身上就背负了一世的罪名,你余生都必须为婉儿赎罪!”

“难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都将断送给一个死人?”

\”啪!\”

向语柠话音未落,一记带着劲风的耳光便落在她的脸上,力度之大,以致于她直接跌落到了床下。

还未等她回过神来,一双苍劲有力的大手便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颈。

随即,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向语柠,你不配在我面前提及婉儿,你再说一句死人,信不信我掐死你!”

随着手中的力度加大,向语柠的面色一点点地变得青紫,哪怕在昏暗的光线下都已见额头上的青筋显现出来,她使命地往外掰着他的手,喘不上气的感觉,离死亡那么近。

“覃婉儿……的死,跟我,没,没有……一点关系!”她的脸色胀青,只能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吐出。

就在向语柠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顾芃宸终于松开了手,而后狠狠地把她往地上一摔。

向语柠便如一块破败的抹布,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脊背狠狠地与地面相撞,疼痛感瞬间蔓延到四肢百骸。她拼命地呼吸新鲜空气,不由自主地蜷缩起身子。

可比身体更难受的,是心里的绝望和无助!

顾芃宸黑渗渗的眸子看都不再看地上的向语柠一眼,便迈着长腿走出了房间,重重的摔门声在寂静的夜里震耳欲聋。

偌大的室内陷入一片沉寂,窗外的月光也变得惨白。

他又走了。

向语柠艰难地坐起身来,看着那扇冰冷的木门,她捂着胸口,似乎想把胸口的痛感压回去:可是,这里真的好疼好疼呀!

那种疼,让她恨不得掏出心来给他瞧瞧:瞧瞧吧,顾芃宸,你看,我这颗心是不是如你所想的那么黑!

今天白天,她刚刚知道她怀孕了,即将做妈妈,她兴奋地叫她回来,想要告诉他,他要当爸爸了。

但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已经知道了结果:他是不会在乎的!

或者说,根本就不允许他口中的贱人给他生孩子吧?

想到这里,向语柠嘴角漫上凄凉的笑。

两年了。

她在他身边两年了。

每个月他只回别墅一次,匆匆履行夫妻义务,但绝不会过夜,“施暴”结束后就抽身离去。

说到底,她只不过是一个披着顾太太光鲜外衣的女人罢了!

顾芃宸恨她!

从覃婉儿死的那一天起,就开始恨上了她!

但不管他如何恨她,她还是心甘情愿被她圈禁在这诺大的别墅里,从白天到黑夜,又从黑夜到白天。

只因为,早在少年时期,他便在她心间种下了毒,不管他现在如何折磨她误解她,只要留在他身边她便觉得甘之若饴……

这么想着想着,向语柠居然趴在冰凉的地板上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她在小时候常去写生的河边走着走着,突然低头看到脚上缠了一条小青蛇,那条小青蛇顺着脚裸爬上她的腿,然后来到她的肚子后,抬起头,吐出长长的蛇信子望着她,向来怕蛇的她吓得一哆嗦伸手把蛇拍了下去……

而下一秒,她却躺回了她的床上。她还在惊悚着梦里的蛇,却看到朦胧的夜色中,一个如瓷娃娃般的小孩站在她床前,用哀怨的小眼神一直盯着她看呀看呀,看得她头皮发麻,她问他:你是哪家的娃娃呀?而小娃娃却只悠悠地说了一句:“你弄伤我了”,便转身往门口走去。

她在梦里喊:我没伤你呀,哎,别走哇,别走……

                           

原创文章,作者:夏沫的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zxyqj.com/66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