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撩精甜爆啦》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夏绾绾,夏禾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他的小撩精甜爆啦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宁雨沉

简介:夏绾绾在厂子里拧了二十年螺丝猝死了,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只是,上一世的厂长儿子怎么会出现在她这一世里啊?……一中大魔王江野,也不知怎么就对夏绾绾来了兴趣。所有人都觉得夏绾绾是得罪了江野,接下来日子不能好过。终于有一天,江野和夏绾绾吵的不可开交,江野把夏绾绾拉进了胡同里。大家表示:夏绾绾死定了!夏绾绾也这么认为。谁知,江野竟垂着眉眼看着她,压低嗓音,一脸倔强不服输的说着:“老子错了,给个机会,别生气了,好不好?”“……”“要不老子给你撒个娇,你原谅我?”

角色:夏绾绾,夏禾

他的小撩精甜爆啦

《他的小撩精甜爆啦》第1章 拧了二十年螺丝猝死后重生了免费阅读

辰州八月,烈日当头。

六十多平的家属楼里,餐桌上坐着四个人,穿着白色背心的父亲夏成阳,粉色被洗的发白裙子的母亲安丽,一身名牌的弟弟夏禾,几十块地摊货的夏绾绾。

角落里的破旧风扇发着“吱嘎”的声音,吹出来的风都是黏热的。

夏成阳夹了个鸡腿给夏禾,冲着夏绾绾没好气的说着:“学校已经同意你休学了,我托人给你找了个工作,每个月一千五,管吃住,明天你就进厂。”

夏绾绾的手一哆嗦。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她重生了。

上一世的夏绾绾,是个奖杯拿到手软的三好学生,就是今天听了夏成阳的话,她十七岁就休学打工帮家里分担经济问题了。

结果在工厂拧了二十年螺丝,因为劳累过度,猝死了。

她一生碌碌无为,没学历、没男人、没房没车没钱,“惨”字根本无法形容她的上一世!

没想到老天竟然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

这一世,她要完成学业,追逐梦想,绝不妥协!

“好,听爸爸的。”夏绾绾微微笑,声音细软好听,一双好看的眸子会说话似的,乖巧的应下了。

可心底,却早已风雨欲来。

夏成阳满意的点着头,不忘将餐盘里的几个鸡腿都夹给夏禾。

安丽瞧着自家女儿,有话在嘴边,可看看夏成阳,又吞下了。

夏禾将碗中的一个鸡腿夹给夏绾绾,鸡腿还没到她碗里,半路就被夏成阳又送回了夏禾的碗里,他语气平静,“你正长身体,多吃点,你姐不用。”

夏禾没说话,坚定的将鸡腿夹给夏绾绾,不忘看了一眼夏成阳。

夏绾绾看着碗中凸凹的鸡腿,心里格外的酸涩。

上一世她太蠢,一直以为夏成阳只是粗心大意,对她不上心而已。

直到她都没钱吃饭了,他还逼着她准备二十万给夏禾买车时,她才醒悟过来。

身为父亲,他从未爱过他的女儿。

次日一早。

夏绾绾拖着行李箱站在家属楼门口,她仰着脸,看着五楼的旧窗户,心里没有一点眷恋。

校方这一年给她申请了去沈城读高中的名额,奶奶和小叔都做好迎接她的准备了,结果她放弃了,这一世,她不会了!

头可破,血可流,唯有读书不可辜负!

五楼的某个小窗口,夏禾看着夏绾绾的背影,垂下睫毛,他轻声呢喃,“早该走了。”

通往沈城的G8001趟高铁上,人声鼎沸,空调吹的人发冷。

“沈城一高中篮球队连续三年与校篮球联赛总冠军失之交臂后,队长江野在镜头前宣告:从今日起退队,以后都不会再打篮球了。”

靠窗位置上,夏绾绾一手撑着脸,一手拿着手机,抖音里正放着一高中江野在总决赛上打球的视频片段。

少年身着黑色球服在球场肆意奔跑,嚣张抢断对手的球得到球权后,三分线外完美抛投,将两队分差拉到最小。

镜头拉近,少年扬起嘴角,蓝灰色的头发,清秀的眉目,狭长的眼,右边眼下一颗泪痣,性感撩人。

再次进球后,他往分数板上望去,眼眸微眯,略显得意。

他撩起球衣擦着脸颊落下的汗珠,腹肌张扬显露,衬得他有几分不羁,惹的全场尖叫声不断,热血至极!

夏绾绾想起了一个词语形容这一刻的江野——意气风发。

只是,片段后伴随着的,又是他在镜头面前说“不再打球”的画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侧的队友和教练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总决赛上最后二十秒,心知肚明不会有奇迹了,他也在积极抢断、奋力奔跑去防守,没有一刻放弃。

现在,他却说不再打球了。

“好可惜……”夏绾绾轻声呢喃着,清甜的声音一阵风就吹散了。

身边过道的位置上,少年脸上盖着的英语书脱落,他本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目光淡淡的朝着身侧女孩儿看过去。

女孩儿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又亮又干净,乌黑的头发扎了个利落的马尾,秀气的鼻梁下粉唇紧抿着,那张俊俏的小脸上,五官精致且漂亮。

她身着一件白色衬衫,黑色百褶裙,白色的长袜,配了一双休闲鞋,干干净净。

她轻轻一动,身上便有淡淡的中草药味儿,不难闻,很特别。

江野不自觉的抿了下唇,本黯淡的双眸泛起一抹微光。

女孩儿的皮肤白皙,侧脸很漂亮,睫毛卷翘,这会儿正皱着眉,盯着手机里江野的脸发呆,她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江野:“……”

但凡抬个头,都能看到手机里的人在身边。

靠!

夏绾绾忽然拍了下大腿,她说怎么莫名觉得这个人熟悉呢!

这不是上一世里,厂长儿子吗?

据说,江野少年时期很叛逆,经常打架被记大过,高考都没能参加,毕业后每天出去和狐朋酒友混日子,最后被断了零花钱送厂改造了。

夏绾绾到现在还记得她第一次见江野的场面。

江野坐在她面前吃饭,她多嘴问了一句:“你也是被你爸妈送来拧螺丝的?”

江野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夏绾绾露出同情的目光:“同是天涯沦落人,跟我混吧,我现在一天拧螺丝已经能赚六十块了!”

万年不来食堂一次的厂长忽然造访,夏绾绾小声逼逼:“我跟你说,厂长又小气又记仇,千万别得罪她。”

江野抬头,冲着厂长冷冷叫了一声,“妈。”

而后,江野露出同情的目光看向夏绾绾。

夏绾绾:“……”我当着厂长儿子说厂长小气系列。

后来整个厂子的人都知道他是厂长儿子了,无一人不恭维他,只有她每天都在“不经意的”得罪他,为了不被“炒鱿鱼”,对他唯命是从,躲都躲不过这个狗东西。

救命,他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这一世啊??!

                           

原创文章,作者:宁雨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zxyqj.com/65930.html